bb视讯,bb视讯官网

  • 国家教育部
  • 广东省教育厅
  • 广州市教育局
  • 广东省教育研究院

《中国教育报》深入报道广州智慧阅读行动

  • 来源:
  • 发布者:
  • 日期:2020-05-06 09:46:44

 429日,《中国教育报》第11版刊登了《打造人、书、网融合体系,学生阅读过程可知、可导、可管——广州智慧阅读行动破解三大痛点》文章,深入报道了我院通过广州市中小学智慧阅读平台开展的系列智慧阅读活动,文中提到“自201712月起,广州市教研院积极发挥探路先锋作用,精准把脉中小学生阅读能力提升的难点”“智慧阅读项目开花结果,学生综合素质‘步步高’”,肯定了广州智慧阅读行动所取得的积极成效。

微信图片_20200430101140.jpg

 

打造人、书、网融合体系,学生阅读过程可知、可导、可管

广州智慧阅读行动破解三大痛点

 

本报记者 刘盾

 

    “我不再孤单,原来另一座同样美丽的城市——广州,有我暖心的小伙伴。武汉育才第二小学五年级学生李宣仪创作小诗《邂逅》,送给广州市番禺区亚运城小学五年级学生张瑾瑜。

    近段时间,bb视讯通过广州市中小学智慧阅读平台,开展穗汉小朋友,同读大中华阅读活动。广州、武汉等地小学生线上结对,同读我的家在中国系列丛书,以读攻。截至413日下午5点,18728名学生参与穗汉小朋友,同读大中华主题阅读系列活动,提交了42189份阅读作品。

    近年来,广州直面学生阅读过程难知、难管、难导痛点,以教师、教研、教学为抓手,将课程、课题、课堂作为载体,产学研教四方共建中小学智慧阅读平台。该平台贯穿市、区、校、班,助力广州基础教育打造人、书、网融合体系,让学生阅读过程可知、可导、可管。

    直面痛点谋划阅读行军图

    “以前我一学期看的课外书不到10本,一半以上是漫画书。原来缺乏明晰指引,广州市天河区龙岗路小学五年级学生路嘉仪看书时多是走马观花。

    广州市中小学大规模阅读状况调研数据显示,原来由于缺乏学生课外阅读的过程性数据、可视化结果,难以实时呈现学生的阅读数量、内容、效果等数据,学生的阅读过程处于黑箱状态,难知、难管、难导。

    “全民阅读已上升为国家战略,少年儿童阅读是全民阅读重要组成部分。作为千年文化之都,广州乘着粤港澳大湾区建设东风,着力打造书香羊城。引导学生爱读书、读好书、会读书,是国家所倡、湾区所需、广州所向。广州市教育局党组书记、局长陈爽介绍说,该局牵头成立广州市提升中小学生阅读素养工作领导小组,抓准顶层设计、锻造队伍等关键。广州市教研院聚合高校专家团队、中小学校的专业力量,共建、共享、共研,推动阅读供给侧改革。

    201712月起,广州市教研院积极发挥探路先锋作用,精准把脉中小学生阅读能力提升的难点。我们研究发现,要破解阅读行为、数据的非伴随性难题,就得借力大数据和移动互联等先进技术,打造好智慧阅读平台。广州市教研院党委书记、院长方晓波介绍说,该院与华南师范大学莫雷教授团队联合攻关,打造智慧阅读APP、管理PC端两大平台,精准监测学生的阅读行为、数据。

    20181月,广州市越秀区东川路小学等110所中小学校,成为智慧阅读项目首批试点学校。广州采取先行先试、分步推进的策略,自2018年至2021年分三期推广智慧阅读,逐渐覆盖全市150多万名中小学生。

    谋略有数,落实在人。广州以课题为抓手,推进种子教师、普适教师阅读培训等项目,推动教师全员阅读,成为学生阅读的导航员。广州还邀请华南师大心理学院和文学院110名师生,开展驻校服务工作,提供周期性数据分析报告等服务。同时,广州市教研员做好全科教研服务,引导学校开展学科教材、主题、个性化阅读。

    “数据哨兵精准有效引导学生阅读

    天河区龙洞小学三年级学生刘宸辰喜爱民俗等传统文化,广州智慧阅读平台分析他的阅读行为后,为他量身定制《中华成语故事》等书单。

    为让学生读好书,广州将阅读资源建设作为智慧阅读主攻方向之一。陈爽介绍说,广州智慧阅读项目组(简称项目组)联合华南师大,打造中小学生阅读优秀图书索引(简称图书索引)。该索引从国内近15年出版的200多万种图书中,以符合学生认知心理特点、发展需求为重点,科学选用约20万种各类图书,并为学生智能化、个性化荐书。同时,项目组推动智慧阅读平台打通线上线下壁垒,链接市、区、校图书资源,打破人与书的限制、书与网的间隔、人与网的隔阂。

    “阅读平台也有朋友圈,我可以发图片、视频、作品评论等。龙岗路小学五年级学生胡玮晴通过智慧阅读平台读后感圈子,记录自己所读图书数量、内容等阅读轨迹,向同伴分享交流读书感受等。

    为破解难知痛点,项目组借助智慧阅读平台,为入选图书索引的图书建立多维编码,优化学生阅读打卡、分享等程序。项目组通过采集学生借阅图书编码等伴随式数据,大样本、长时程地实时监测学生的阅读状况,构建全市校园阅读动态大数据库。

    如何破解学生阅读过程难管、难导的问题?方晓波的答案是,广州市教研院通过研读数据、精准诊断、科学寻策等,打造阅读综合管理系统,指导教育部门、试点学校改进智慧阅读软硬件管理等,搭建区、校、班、个人四级阅读系统。试点学校根据学生阅读的新变化、新特点等,因校施策。

    广州市天河区长湴小学毗邻华南植物园,校内有500多种常见植物、90多种珍稀植物。近水楼台先得月,该校各学生小组合作,共同研究植物自然属性,结伴阅读自然类书籍。他们还将所见所闻所得所感,通过日记和小视频等方式广泛传播。

    广州引导试点学校结合校情,以学生为中心,扎根课堂,关联课外,因校制宜地探寻智慧阅读特色发展路径,还借力大数据等技术,分级分班指导学生阅读,为学生定制个性化阅读计划。

    阅读促进教育品质的提升

    上学期,路嘉仪读了20多本课外书,学会提炼关键词进行精读。读书成为她进步的阶梯,看了劳动教育书籍后,她经常做家务。

    广州努力以读育德、启智、健体、陶美、知劳,促进中小学生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学生动起来,爱读书、读好书、多读书。智慧阅读开展两年多来,试点小学每天平均课外阅读半小时的学生占比从52%增至72%,会用较好阅读方法的学生占比从36%提高到63%;试点学校60.4%的学生日均阅读时长为3040分钟。

    阅读之风还从学校吹向社会。长湴小学学生家长林婷联合志同道合的家长,每周组织周末一小时读书会,鼓励孩子们交换书籍、互相分享阅读心得、投票选出阅读之星。家长们还积极分享读书会视频,带动更多家长参与。

    为让智慧阅读带动家庭阅读,广州通过周末读书会、亲子阅读等活动,引导家长成为智慧阅读的最佳拍档,打造学校、家庭和社会智慧阅读同心圆。数据显示,试点学校带头阅读半小时、经常指导孩子阅读的家长占比,高于非试点学校5%以上。

    2019年暑假,广州市荔湾区组织学生深入陈家祠等广州历史文化古迹,开展小组探究、书香研学。近年来,广州积极推进智慧阅读与社会实践相结合,让学生在社会大课堂中开展立体式、全方位阅读。广州智慧阅读平台还开设湾区阅读一家亲等功能窗口,架起粤港澳大湾区学生文化交融桥梁,助推大湾区融合发展。

    智慧阅读项目开花结果,学生综合素质步步高。广州市花都区新华街第四小学六年级学生黄馨仪现在更爱阅读了,每天阅读经典名著的时间从十多分钟增至两个多小时,学会了主动学习。